民國80年代,禪宗臨濟宗印心佛法的弘法進入了一個新時期,悟覺妙天禪師率先走出了山林,進入了城市,在各地設立禪修會館,普及推廣禪修。從此,民眾禪修的風氣漸盛,幾年後更連帶影響到佛教幾大山頭也跟著下山,紛紛步上了城市弘法之路。

悟覺妙天禪師為自世尊以降之禪宗第85代宗師,所傳授的禪法簡明易懂,講求實修實證,身心改善之見證不勝凡數。至民國85年間,固定禪修者已近10萬人之譜,曾經來禪修者至少有30餘萬人之眾。

當年,各地禪修會館一開班,不必宣傳便是爆滿,許多人主動前來詢問禪修班次,可謂極盛。當年,北台灣及中台灣各地,許多禪修者喜將禪宗「三色光」或「三身佛」標誌的貼紙,貼在汽車後玻璃或機車擋泥板上,以保平安,此景街道巷弄間經常可見。在口耳相傳禪修益處的見證下,更多人來禪修。尤其北台灣,在工作壓力沉重與生活作息緊繃的步調下,民眾更亟需一種紓壓與尋求心靈寧靜的安頓法門,禪修正契合了眾人的需要,因此都市居民禪修風氣更盛。

然而,民國85年10月18日,一則新聞報導逆轉了這一切,一場禪宗的「法難」正式拉開了序曲。當天下午的中時晚報頭條新聞,竟以斗大的「妙天禪師詐欺斂財」作標題,配上一張禪師法會演講照片,輔以聳動的內文及夾雜一般人不易理解的宗教術語,拼湊出了一篇攻擊性的報導。這一篇攻擊性的報導出現在當天晚報的頭版頭條,當晚全部電子媒體立刻跟進,各家電視台均大幅報導,談話性節目更是推波助瀾,「妙天禪師詐欺斂財」這則新聞便在隔天的早上成為了各大報的頭條新聞。

接下來的三周內,「妙天禪師詐欺斂財」的新聞持續佔據各大報的頭版,餵食了所有的媒體。所有對於禪師的不實言論與攻擊,充塞了所有媒體,仿佛每天都新的詐騙手法被發現。至於禪師所發表的聲明或澄清,全都泥牛入海,不見蹤影。所有來禪修的信眾都嚇壞了,許多人都退縮而不敢再來禪修。

各大媒體會對這則宗教事件作如此大規模的報導,實在不可思議。推究其因,一則是因為禪宗會員人數龐大,影響深遠;二則當時才剛發生「宋七力顯相紀念館詐欺事件」,連謝長廷夫妻都被捲入,當時媒體最喜歡這種連鎖性事件的報導,且最易吸引輿論。

但這些都只是表層的原因,因為即便是民眾關心的新聞,也不可能連續將近20天持續在各大報的頭版發燒,這是前所未見的報導熱潮。真正的原因,其實是政治力發起,並且刻意操作的。


總統大選中的佛教團體

民國85年3月,台灣將要舉辦了首次總統民選,候選人有四組,分別為:國民黨李登輝先生與連戰先生,民進黨彭明敏先生與謝長廷先生,新黨林洋港先生與郝柏村先生,無黨籍陳履安先生與王清峰女士。

首次舉辦總統直選,民主的浪潮激盪了全台灣的熱情,長久壓抑的政治熱情一瞬間迸發了出來,人人都熱烈地討論著選戰與策略。

選舉激烈的競爭促使各陣營用盡方法爭取選票,壁壘分明。民間團體縱然原無立場傾向,紛紛主動地、或被動地、或甚至是被迫地,都被各陣營要求投入選舉動員造勢或者必須表態支持。在當時的氛圍下,許多組織都積極地、或無奈地被捲入了選舉的激烈競爭之中。在這樣一個年輕的民主國家裡,所有人都在學習著民主。

當年依照中央選舉委員會的規定,無黨籍候選人必須提交超過40萬份的連署書,才有資格參選,這對於陳履安先生與王清峰女士一組來說,是非常困難的。在沒有政黨奧援下,缺乏政黨組織網絡協助動員連署,更是讓實際執行層面出現難題。

民國85年初陳履安先生在缺乏政黨奧援下,艱苦地採取全台環島行腳方式參選。

不過,陳履安先生身為佛教徒,長期沉浸於佛法,因此暗中獲得了佛教界的力挺,包含佛光山星雲大師與中台山惟覺法師等,都投入了積極連署的工作,各佛教主要團體也都或明或暗的支持了陳履安先生。禪師所帶領的禪宗弟子也不例外的,紛紛投入了連署陳履安先生參選總統的作業。

禪宗的義工們紛紛動員起來,每天都在連署。因為當年陳履安先生與王清峰女士形象清新,深獲年輕族群及女性族群的青睞,連署相當順利。再加上禪宗義工眾多,連署進度相當快速。

當時,禪宗的全體同修們,都熱烈地為陳履安先生連署,連署活動也相當順利,民眾普遍對於陳履安先生的印象很好,認為連署給他機會參選是好事。所以禪宗義工們在連署上就更加的賣命了,成果非常豐碩,僅靠禪宗義工竟在1個半月內就連署10萬份以上。

殊不知,這樣的行為已經觸怒了當時的執政黨。

大選前半年,約在民國84年10月底,執政黨發出了關切,許多佛教團體無奈先暫停了連署。當時,禪師也感受到了壓力,但為了讓陳履安先生取得參選資格,便堅持繼續協助連署,不過盡量保持低調,只要能協助陳履安先生順利取得參選資格,獲得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就好。當時同修們每周固定到會館禪修,有空便排班去連署。


桃園大法會的陰錯陽差

民國84年12月,悟覺妙天禪師的弘法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為了能夠讓更多人認識明師正法,便計畫在桃園體育場舉辦一場6萬人的人天大法會。這將打破台灣史上法會人數紀錄。由於當年禪宗印心禪法的修習風行一時,各地禪修會館的禪修人數非常多,因此很順利帶動出可觀的法會信眾人數,一時報名者蔚為風潮。

人天大法會現場,全國禪修的禪行者和親友齊聚臨聽悟覺妙天禪師開示說法。

這場法會既然能聚集可觀的信眾人數,執政黨自然高度關注。儘管當時禪宗正私下協助陳履安先生連署,不過,法會畢竟屬於宗教活動,歡迎各方大德共同祈福,自不宜獨厚何人。原訂計畫正是邀請各界人士參與,包含各陣營的候選人來參加。

沒想到,法會前夕,總統府辦公室的高層人士打來一通電話,表明希望法會主辦單位只邀請國民黨候選人李登輝先生到場,並表示不希望有其他陣營的候選人參加。這樣的請求在當時的選戰環境下,站在對方的立場是可以理解的。不過,陰錯陽差地,禪師沒有收到這樣的訊息。而禪宗的法會主辦單位僅是依照原訂計畫,採取圓滿不得罪任何一方的作法,邀請了四個陣營的人前來參加。

由於這樣一場法會是屬於宗教的盛會,是為了普遍大眾而設,縱然適逢選舉,有候選人要求參加,當然非常歡迎,但也不適合拒絕其他陣營,因此當時主辦單位並沒有遵照總統辦公室的要求,只能委婉地表示會接待任何一位願意蒞臨法會的大德,並且也將會熱烈地歡迎李登輝先生的蒞臨。殊不知,當時這樣的陰錯陽差與回覆,徹底惹惱了總統辦公室的人。

桃園人天大法會的當天,龐大的車流與人潮湧入了桃園體育場周邊,超過6萬人齊聚一堂,大家歡欣法喜地來聆聽禪師的開示,祈求國泰民安。而禪師與法會主辦單位都不知道他們已經惹怒了別人,照原訂計畫繼續法會的籌辦。

民國84年12月12日上午,來自全省各地的信眾有禮貌地排隊進入桃園體育場參加人天大法會。當天桃園交流道附近的高速公路段被上千輛的遊覽車給擠爆了。

當天蒞臨的總統候選人陣營,只來了兩組,分別是民進黨籍的副總統候選人謝長廷先生與無黨籍的總統候選人陳履安先生。

果然國民黨籍的正副總統候選人李登輝先生及連戰先生,在這個人潮聚集的大場合都缺席了。

法會當場,陳履安先生、邱創煥先生因曾任監察院、考試院長,應邀坐在貴賓席上座,謝長廷先生係立委且係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亦應邀坐在貴賓席中上座。但是國民黨及正副總統候選人並未參加。

桃園體育場大法會後,禪宗義工們恢復了生活,也繼續地私下為陳履安先生連署。大家當時只希望有一位佛教徒出身的人,有機會參選總統,希望把佛菩薩的慈悲與清淨都帶入台灣的選舉,改善選舉風氣與政治環境。

民國85年2月10日造勢當天,超過4千位禪宗印心佛法弟子們為台上的陳履安先生與王清峰女士歡呼與支持。

造勢大會當天,現場大約5千人,這一場幾乎全靠禪宗印心佛法4千餘位弟子熱烈響應,成功塑造陳王配在缺乏政黨動員下仍能聚集人氣的媒體形象。

由於佛教界的支持,以及禪宗印心佛法的私下大力動員造勢與投入人力活動,陳履安先生終於順利獲得超過40萬張連署支持票,成功達到連署門檻,取得了參選總統的資格。

卻沒有人料到,禪宗將會面臨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總統大選的秋後算帳

就在總統大選後,執政黨的秋後算帳開始了。

對於一般民眾而言,這恐怕是匪夷所思的,但是政治人物的思維與考量卻是很複雜的,絕非ㄧ般人所能想像。落選的在野黨可以蓄積下一次大選的能量,但是抬轎的民間團體站錯了邊,在那個年代的下場就可想而知。

由於宗教團體所能發揮的動員力量是可觀的,政治人物當然希望獲得宗教團體的支持,但如果爭取不到他們的支持,下一次大選怎麼辦呢?當然必須趁著掌握執政資源時盡快處理。這場選後的秋後算帳開始以後,有些團體收到檢舉查報違反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更多團體收到國稅局查稅或補稅通知,總之各種官方的「合法」調查鋪天蓋地而來。

對於許多宗教團體來說,在當時確實是滅頂式的災難。只要是在選舉期間支持非執政黨的候選人,都受到了秋後算帳的衝擊。悟覺妙天禪師便是在這個情況下,遭受到了滅頂式的打擊,發生了這一場「法難」。

這場「法難」表面雖是信眾檢舉,幕後卻是執政黨操作,引導媒體渲染,再發動國稅局查稅、檢調偵辦、查扣資產、拆除違建、鉅額裁罰等全面性打擊。這一連串精心的設計,需要動員許多媒體、司法機關、國稅機關等地連環套配合,絕不是幾個信眾出面空泛的檢舉,就可以連續上演三周的頭條新聞的。

回顧當年,在民國85年總統大選過後,執政黨便提出了「宗教掃黑」口號,指出有許多不肖宗教神棍詐欺斂財,擾亂社會。行政院率先擎起了這一面冠冕堂皇的大旗,當時法務部長廖正豪便宣布將積極展開「宗教掃黑」行動,內政部長林豐正亦指示所屬單位詳加調查疑似怪力亂神宗教團體,行政院並定於當年12月召開全國宗教會議並研議訂立宗教法。

當時執政當局的做法,引起宗教界及學術界的廣泛不安,認為這樣一部法典顯然有違反憲法保障的宗教信仰自由之嫌。但是執政黨真正要的不是立這部法律,而是要秋後算帳。事實上,到今天為止,這部法律案的草案和修訂版都還躺在立法院,像幽靈般的召喚著。

執政黨既然意在「宗教掃黑」,自然不乏宗教團體輸誠,願意配合演出,畢竟黨同伐異不是政治圈專屬,有些宗教團體是不會吝於打擊其他宗教團體的。當時遭殃的至少有佛光山、中台山、太極門與宋七力等,當然還有禪師的禪宗臨濟宗印心佛法。

當年,佛光山星雲大師支持陳履安先生,且是公開的力挺,在民國85年2月即遭到臺灣時報以「佛光山霸道多惡行」、「佛光山長袖善舞目無法紀」、「佛光山逃漏稅是公開的祕密」等極度聳動標題羞辱。臺灣時報是聽命於執政黨的媒體,竟指摘佛光山四大違失:違建、濫墾、垃圾汙染和漏稅。當地群眾也被發動前往佛光山聚眾抗議違建,民眾口耳間更不斷傳遞佛光山商業化的耳語,終於導致星雲大師下令封山,不再對外開放。他雖然只淡淡地說是要讓修行人有一個清靜修行的環境,其實幕後的原因正是執政黨的秋後算帳。

中台山惟覺法師當年同樣支持陳履安先生,也落得一樣的下場。民國85年9月間,發生了轟動一時的大學生集體出家事件。透過電子媒體的渲染,那些參加營隊擔任輔導照顧小學生的大學生義工們,被妖魔化成了不顧家人、冷血絕情的出家人,在電視上咆嘯哭鬧的形象被放大百萬倍。不僅如此,中台山違建、逃漏稅等等的調查接踵而來,中台山商業化營利的評價也透過耳語不斷散布,負面形象從此揮之不去。表面看來,都是中台山的不對,但幕後的原因,還是執政黨的秋後算帳。

太極門洪道子被控詐欺斂財案件,也是「宗教掃黑」下的另一受害者。太極門是一個氣功武術門派,也「正好」在民國85年總統大選後,遭到民眾向檢調檢舉,指名洪道子邪術騙人、「隔山打牛」,收取鉅額學費,詐欺斂財。媒體也大幅推波助瀾,到處都傳播著洪道子誇張氣功的傳聞。同年底,洪道子遭到檢方提起詐欺罪公訴,檢察官甚至指控他們「養小鬼」涉嫌傷害罪,只為了迎合當時的社會輿論,太極門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緊接著,國稅局的查稅鋪天蓋地而來,指控太極門授課收取學費係營利行為,竟逃漏稅捐,最後課徵了離譜的數十億元的罰緩!究其原因,也只是因為他們在總統大選中,支持了非執政黨的其他陣營。

最有名的例子,恐怕是宋七力顯像紀念館詐欺事件。正是在民國85年總統大選後的這一年,宋七力遭到檢舉以「分身」為詐欺斂財手段,同樣有人來檢舉他,報紙隨後大幅刊登了他的「分身」照片,怪力亂神的形象馬上深入人心。事實上,幕後的操盤者仍然是當年的執政黨,說更直接就是總統府辦公室。因為打擊宋七力有兩個用意,一是直接打擊他的信徒謝長廷,因為這將可以徹底毀掉謝長廷的人格,二是為日後打擊妙天禪師做準備,因為妙天禪師與宋七力都教導靜坐,也都是盛行於都市居民或中產階級之間。在這次事件中,宋七力一樣遭到檢察官以詐欺罪提起公訴,他的形象也徹底被毀了,謝長廷的形象同樣受到重傷。表面上看來,宋七力被操作成了騙子,幕後的原因其實仍然是總統府辦公室操刀的秋後算帳。

當時,禪宗印心禪法法門真可謂山雨欲來風滿樓,禪宗同修們知道自己支持的是陳履安先生,看到前面許多門派受到的圍剿,已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靜靜地等待。


「法難」的打擊

掛羊頭賣狗肉的「宗教掃黑」大戲,終究要輪到禪師,來報復動員連署支持陳履安的禪宗。

大約在總統大選過後半年,約民國85年9月間,突然有匿名信檢舉禪師販賣納骨塔位,指控禪師涉嫌詐欺,要求退費。其實這些人都只是曾經來禪修過,但居心不良,受了黑道唆使,來向禪宗勒索錢財的。他們威脅如果不付錢就要向媒體爆料。當時,禪宗總會自認正當弘法,光明磊落,為何要受黑道勒索,因此嚴正拒絕。

沒多久,果然開始有記者找上門,提出了一些檢舉人的說法,禪師與禪宗總會細心地解說,盡量讓記者們了解實情。禪師以為事情就此打住。

民國85年10月18日,中時晚報突然以頭條新聞,報導禪師詐欺斂財,並且配上了禪師演講的照片,指禪師自稱發光,暗示與宋七力的詐欺手法如出一轍。記者報導內容的遣詞用字,一下就將禪師抹成了與宋七力相同的歛財神棍。因為宋七力先生詐騙新聞才剛發生,許多人甚至以為宋七力和悟覺妙天禪師是同一人。

沒多久,有些惡毒且勒索不成的黑道人士,竟然化身成為「受害證人」,到處接受「專訪」,向記者哭訴被害經過,將禪師誇大到怪力亂神的地步,他們私下卻又來繼續要求和解金,當時禪宗的形象全部毀於一旦。

接下來將近一個月的媒體連續報導,讓許多信眾受不了家屬親友的有色眼光,紛紛退轉。家屬們也逼著同修去把納骨塔位退費。

最離譜的是,有幾位台北縣議員為了博取版面,自詡正義鬥士,竟然可以在沒有合法拆除處分的情況下,夾帶縣政府率怪手搗毀存放大量納骨塔位的寺廟─明安寺(即「天佛大道院」)。他們當天找了許多媒體到現場連線直播,全國民眾都看到了納骨塔樓被拆除的現場畫面。

這是中華民國史上第一棟遭行政拆除的寺廟附設納骨塔,也是迄今唯一一棟遭拆除的。因為,在法律上,寺廟附設納骨塔都是合法建物,根本不能拆除。但是,當電視畫面轉播怪手破壞納骨塔樓的那一刻起,就提醒了全國的信眾家屬們,可以向禪師提起刑事告訴和民事求償,因為他們所買到的納骨塔位,活生生在全國人面前被政府拆毀了。

當初配合媒體、攻擊禪宗的幾位議員,包括了鍾小平、吳善九及璩美鳳等人,撫今追昔,令人不勝唏噓!荒謬的是,正因為這樣違法的拆除,才讓購買納骨塔位的信眾感受到被詐欺了,竟也因此坐實了禪師詐欺的行為,實在情何以堪。而禪宗的災難也就接踵而來了。

國稅局很快找上門來,開始查稅及祭出重罰,竟然在沒有任何會計憑證的情況,「參考」士林地檢署起訴書,隨便認定禪師出售納骨塔達25億元,進而裁處巨額營業稅1.2億元!

這在中華民國史上是破天荒的天文數字,即便對於一個跨國大企業都是難以承受的,但是國稅局竟然對一個宗教師父這樣裁決,反正就當打落水狗!最荒謬的是,國稅局的計算方法,竟然只是依照納骨塔樓的空間結構去試算,認為應該已經賣出了那麼多!

國稅局的重罰可以讓一個人永不翻身,因為你將永遠揹上沉重的債務及出境的管制,更可以抹黑你冠上一個逃漏稅的臭名。但這還不夠,既然要秋後算帳,他們利用了最有威力的司法,將禪師以詐欺罪提起公訴,讓他成為一個詐欺犯。黑道人士更居間串連,組織了「自救會」,唆使民眾出面檢舉,更有不肖律師出現,趁機賺取大量的律師報酬!真是情何以堪!

在後來歷審法院的訴訟中,都一再反覆清查禪師到底賣出了多少個納骨塔,每個賣出價金多少。國稅局毫無依據的計算與裁罰,連法院都看不下去,刑事庭與行政法院都將反覆一再核算,最後算出的結果,是原本裁罰的十二分之一,約1千萬元。但是,自此以後的媒體,甚至少數名嘴們,總是夸夸其談,指控禪師牟取暴利,遭天價補稅1.2億,而且其引用均「有所本」。真是無語問蒼天!

如果沒有這一場「法難」,現在的禪宗該是不同的面貌吧!




(85年的四組總統參選人)

 


(85的人天大法會現場)



(法會當場,陳履安先生、邱創煥先生因曾任監察院、考試院長,應邀坐在貴賓席上座,謝長廷先生係立委且係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亦應邀坐在貴賓席中上座。但是國民黨及正副總統候選人並未參加。)
 


原文及照片出處:當代禪宗蒙受法難的歷史還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輕熟女的生活禪隨記

蘿麗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